枣庄这对矿工父子讲述着改革开放40周年的变化

枣庄,一座因煤而兴的城市,在悠悠岁月里,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矿区子女。煤矿工家庭大多“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了终身献子孙”,下一代欣然接过了父辈的“枪”,继续在黑色的海洋里驰骋。枣矿集团新安煤业的王家法父子就是其中的一对。他们常年工作在一线,谈起矿区的变化,新老两代人总有说不完的话。

王家法今年55岁,用他的话来说,自己前半辈子的热血和激情全部奉献给了矿业。1986年王家法刚参加工作时,就是在山家林煤矿从事胶带输送机的维修工作。提起当年的工作环境,王家法笑着说道,“以前和现在的工作环境是根本没得比啊!”

“还记得当时我们下井时需要背着七、八公斤的设备,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抵达工作面。虽然当时年轻有力,但还是需要在中途歇好几次。”回忆起当年的工作环境,王家法不停感叹,“我当时主要负责胶带输送机维修,以保证整条生产线的运作。以前都是吊挂式皮带,上面全是折叠式卡子,需要用手摸着一点点检测,如果哪地方脏了、堵上了就得用螺丝刀一点点抠,清理干净。因为那时巷道又窄又黑,地面也是坑坑洼洼,我们都是需要趴着身子进行检修,经常性的一蹲就是几个小时,全部检查正常后真是累得直不起腰来。”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“那时候真的如同别人说的那样,旷工从工作面上来,满脸黢黑,就只剩一排白牙。有时在单位洗完澡后,回到家后耳朵、眼窝里还是会有煤灰。”王家法打趣道。虽然劳动环境很艰苦,但王家法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并且自己看管的机器出现问题总能尽快解决,从未耽误生产。2004年,王家法来到了新安煤业,现在他在3412工作面,还是从事胶带输送机的维修工作。“现在可好了,都是落地式胶带输送机,托轨式钢丝绳,之前一个人只能看一个胶带输送机,而现在我一个人就能看管四、五台机器。只要紧紧一些固件,给机器润滑一下就行。再也不用蹲在输送机附近,一点点的抠了,工作环境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。”王家法笑着说。

王家法的儿子王飞今年28岁,2017年进入新安煤业后,作为综掘一区的一位迎头支护工,负责选位置支起防护网,而他所处工作环境却和父亲刚工作时截然不同。因为从小就听父亲经常聊起关于工作中的点滴,所以对于矿区的工作提前有过了解。“在印象中,巷道应该也就顶多两米高,需要和父亲之前一样趴着身子工作。我第一次下井时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,可到达工作面时,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。工作面得有4米多高,5米宽,并且灯火通明的采煤面、先进的自动化采煤设备,不仅更加安全而且也更加轻松,一边采煤一边除尘,干完活稍微洗一下澡,全身就干干净净的。根本不会出现‘黑脸白眼白牙’的现象!”王飞笑道。

“之前回到家就只是听父亲聊工作上的事,现在我们俩都在新安煤业工作,有机会就会凑着两个人都有空的时间休班。回到家里我们俩也是聊着工作的事,有不懂的地方就会请教父亲。”

不仅工作环境得到了改善,随着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,父子俩的生活环境也得到了改善。王家法回忆,最初自己结婚的时候只是在山家林附近的农村盖了两间茅草屋。“原来我那两间茅草屋只能够一家四口人生活的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后来自己工资多了就盖起了瓦房,再后来又盖起了两层小楼。这不,前两年又在薛城给儿子买了套楼房,生活比以前好多了。”王家法说道,“说实话,早就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。明年我就退休了,在退休前,我会继续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

王家法的儿子王飞也暗下决心,要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业。“记得我小时候家里交学费都困难,现在矿上政策好了,我干这个活一个月都能赶上父亲之前一年的工资。说实话平时只要没大事,我都不会休班,就想着,再干上几年,就能换一套更大点的房子了。现在政策好,只要你肯干活,收入一定少不了。”王飞自信满满的说。

煤矿,承载着多少矿工的辛勤汗水。改革开放40年,虽然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好,但煤矿人骨子里那种能吃苦能奋斗的精神,却始终没有改变。老矿工王家法总是说,这要感谢好的时代,好的政策,没有这些好的政策也许我们还在饿着肚子干活。

相关文章